GitHub和维基百科上的免费知识,从经济学角度如何计量价值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6-11 20:02

GitHub和维基百科上的免费知识,从经济学角度如何计量价值? | 企鹅经济学

2018-06-11 18:38来源:腾讯研究院GDP/互联网/技术

原标题:GitHub和维基百科上的免费知识,从经济学角度如何计量价值? | 企鹅经济学

Github上的开源代码创造的价值可以纳入GDP吗?

维基百科创造的价值怎么在GDP上怎么体现?

给心爱的游戏主播打赏,算数字经济吗?

当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新兴技术迎面而来,数字经济的测算面临新难题。

数字经济测算会颠覆原有GDP模式吗?

数字经济统计到底应该由谁来主导?

本期“企鹅经济学会客厅”邀请来四位大咖,探讨数字经济特征的解读,统计测算和估算可能面临的挑战,以及给出破题思路。

主持人

吴绪亮

腾讯竞争政策办公室首席经济学顾问

讨论嘉宾

马 源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所国企研究室副主任

蔡跃洲

中国社科院数量经济与技术经济研究所室主任、研究员

李晓华

中国社科院工业经济研究所室主任、研究员

李静萍

中国人民大学统计学院教授

观点抢先看

数字经济的统计范围比较模糊,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以机器人为例,机器人统计在哪里,有人说过去统计在玩具里面。

——马源

按照“先增量后总量、先贡献度后规模”的思路,将增长核算与常规GDP核算方法相结合,构建起具有较强操作性、准确性的测算框架。

——蔡跃洲

如果把数字经济的测度纳入整个国民经济统计体系中,作为国民经济统计体系的一部分,就会产生很大的挑战。

——李晓华

数字经济的测算要跳出GDP核算的局限,但最终还是要落到GDP。

——李静萍

Q

&

A

数字经济的重要性

字经济是什么?很多人给游戏主播打赏,这些支付对应的是不是我们认为的数字经济?上网买一张传统戏剧票,算数字经济还是传统经济?

李晓华:对数字经济可以从狭义与广义两个层面来理解。狭义的数字经济大致等同于ICT产业。

具体来说就是国民经济行业分类中制造业中的“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服务业中的“电信、广播电视和卫星传输服务”、“互联网和相关服务”、“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这个边界是比较清楚的——虽然细究起来这四个行业中也有一些细分行业不属于数字经济的范畴,但是数字经济应该是这四个行业的主体。

信息技术是一种通用目的技术,而通用目的技术是一种赋能或使能技术,在国民经济的各个行业都可以获得广泛的应用。因此广义的数字经济不仅包括ICT产业,而且包括数字经济在其他行业的应用。

但是由于数字经济与其他行业非常紧密地融合在一起,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关系,这就涉及到怎么样把数字经济和其它产业清晰地分清楚的问题。

蔡跃洲:信息通信技术(ICT或数字技术)是数字经济得以存在的基础,数字经济的内涵及范围是应该由ICT的技术-经济特征来决定。

准确地测度数字经济的增加值规模及其对GDP(增长)的贡献,需要充分把握ICT的主要技术-经济特征。具体来说有三点:替代性、渗透性、协同性。

家都在关注人工智能、区块链等等,相比之下数字经济能涵盖这些新兴技术吗?还是只停留在电商领域?数字经济测量有多重要?

马源:我国已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国家提出要加快形成推动高质量发展的指标体系、政策体系、标准体系、统计体系、绩效评价、政绩考核。

这6个体系里面其中有一个统计体系,面对数字经济快速发展、生产生活方式大变革的趋势,我们亟需就数字经济测度问题进行研讨。

关于数字经济测度,美国已发布了一个最新测算报告。早在本世纪初,网络泡沫时代,美国就提出了数字经济的概念,并做了测算,但主要是电子商务等。

十多年后,在2015年底的时候,美国商务部(DOC)下属国家通信和信息管理局(NTIA)组织成立了一个数字经济专家委员会,2016年发布了第一份报告,就数字经济的概念、测度、需要解决的问题等做了分析。

2018年3月15号,美国商务部经济分析局(BE)刚刚发布了一篇工作论文,给出了狭义口径下的数字经济规模,它占到GDP的6.5%;数字经济就业占到了3.9%,这是最新的一个进展。

数字经济与GDP

然数字经济这么重要,那么是否应该纳入GDP?数字经济测算会颠覆原有GDP模式吗?

李晓华:我们可以利用一些方法对数字经济的贡献和规模进行测度。但是需要注意,对数字经济的测度会涉及到它与传统统计体系的关系,或者说与其他产业的关系。

如果测度数字经济是一项独立的工作,那怎么都好办。但是如果把数字经济的测度纳入整个国民经济统计体系中,作为国民经济统计体系的一部分,就会产生很大的挑战。

比如电子商务,它本质上是批发和零售业的互联网化。阿里巴巴的模式还比较清楚,它就做电商平台,可以归入互联网和相关服务行业。

但是像京东,它是做自营起家的,后来才做平台,自营的那一块就是传统的零售加上了互联网成分。如果把京东整个都算作数字经济,那么零售行业的统计就少了。

此外,统计中数字经济与传统行业的关系还与企业的具体形态有关。比如京东,既包括传统的零售,又包括数字经济。但是如果京东把它的数字化平台剥离出去成立独立的一个公司,那这个公司就可以被统计为数字经济,其它的业务算作传统的零售业。

数字经济的贡献既包括它直接产生的价值,还包括它对其他行业带动的额外价值以及对消费者福利的贡献。把后两部分当作数字经济的贡献没有问题,但是贡献不等于数字经济的增加值规模(以下不太准确地简称为GDP)。

首先来看数字经济对其他行业的贡献。数字经济作为一种使能技术,会带来其他行业生产效率的提高。

如果把它看作数字经济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是很清楚的,但是如果说这个贡献就等于GDP,就存在很大问题。比如,经典的经济增长模型包括资本和劳动投入,可以算出来分别对经济增长有多大贡献,但是我们不能说那个贡献就是GDP。

再说数字经济对消费者剩余的影响。由于数字经济具有免费的特征,许多影响贡献无法直接衡量,所以用时间或者闲暇来测度数字经济的贡献是一种很巧妙的思路。

但如果把这种方法测算的结果当作GDP同样是存在问题的。如果数字经济可以用这个闲暇来衡量的话,那么所有的技术进步都会带来生产率的提高,生产率的提高使人类可以减少工作的时间,那么除了它本身产业的发展之外,还产生了更多的闲暇。这些更多的闲暇是不是也可以算作GDP呢?

如果算,技术进步的部门创造的直接价值已经算过一次,如果闲暇也算的话,就意味着技术进步的效果算了两次,GDP可以翻番了。

李静萍:我们考虑的核心问题是,数字经济的测算,是不是一定要落到GDP上。我觉得这可能是一个很基本的问题。

GDP它是有一个特别明确的内涵的一个经济指标,它只是我们国民经济统计体系(即使就国民经济核算而言)中的一个指标,实际上要想衡量数字经济的规模,不见得一定得通过这一个指标来体现。

所以,我们的第一个反思就是数字经济的测算要跳出GDP核算的局限。跳出GDP这个指标之后你视野就会更宽了。

其实我们说经济的时候,也绝对不仅仅是生产,因为GDP是生产的核算结果,经济则包括了多个环节,包括了生产、消费、分配、投资,包括了国际之间的往来。

相信大家都有共识,对数字经济测算的视野应该是更开放的。实际上,数字经济测算可以不仅仅是生产,要扩大到更宽的这个经济视野。

即便从生产,我也同意谷彬说的,可能不仅仅是从价值量,或者说货币量的测算,一定也是要有很多的实物量的。

它影响了多少人?有多少人使用了数字经济的便利?节约了多少时间?给多少人解决了就业?如果是其它的领域的话,还有一些产品种类问题,可以看数字经济增加了多少消费者的选择,等等。

这样的一些数量的指标补充进来以后,能让我们更全面,或者是更真实地反映数字经济的规模。

但最终还是要落到GDP。毕竟,只要SNA还是宏观经济统计的核心部分,SNA的起点的指标,最核心的指标就还是GDP。所以,第二个反思就是,即便做GDP的统计,如同刚才老师们提到的,传统的统计方法也确确实实是面临很大的挑战的。

字经济测量的困难之处主要体现在哪些方面?

马源:数字经济的统计范围比较模糊,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以机器人为例,机器人统计在哪里,有人说过去统计在玩具里面,但机器人就是一个生产设备,是一个资本品,这是统计范围上的问题。

再一个,对于一些共享平台,如网约车、住宿租赁、外卖等,与其它产业融合,到底哪些算数字产业,哪些不算?

最后,美国商务部BEA也指出,信息技术已经嵌入传统产业,像很多玩具,有些玩具属于数字玩具,有些玩具是传统玩具,现在统计上还没法剥离。

所以,在做数字经济测度研究的时候,可能需要结合最新的产业分类一项一项去核实,把范围界定清楚,这是研究的起点。

蔡跃洲:由于数字经济表现出的产业部门与经济形态并存的特点,其增加值测算可以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是与数字技术直接相关的细分产业部门增加值;另一部分则是由渗透性和协同性引致的传统产业效率提升所对应的增加值。

GDP(增加值)的常规核算方法有三种,即生产法(部门法)、支出法和收入法;由于第二部分增加值的存在,每一种常规方法难以对其进行直接测算,从而形成数字经济增加值(规模)测算的现实困境。

在数字经济增加值测算中,较突出的难点可能还在于:需要在增加值“规模”与“增量”及其对GDP贡献度等概念之间不断切换,并由此产生概念上的混淆和操作上的混乱。

么样把数字经济和其它产业清晰地分清楚?

李晓华:我认为这在实践层面几乎是不可能的。2009年国务院提出要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为此国家统计局在2012年发布了《战略性新兴产业分类(2012)(试行)》,细化到四位数代码以下的具体产品。

但是这个分类在具体实践中好像并没有很好地被执行。为什么?因为许多企业并不仅生产战略性新兴产品,企业的上报数据细化不到产品层面不同产品的产值是多少,企业也很难把一些共同的管理、设备、物流等成本分摊到战略性新兴产品或非战略性新兴产品。

数字经济的问题就更为复杂,由于数字技术与其他产品、服务深度融合在一起,企业根本无法判断哪些是传统经济、哪些能算作数字经济。

数字经济的免费难题

联网存在大量免费产品,数字经济的免费难题如何解决?

李晓华:数字经济虽然普遍存在免费,但是大部分免费会通过交叉补贴、价格歧视等手段收回投资。

不过,确实有一些数字经济贡献的遗漏需要引起关注。

第一,真正的免费。前面说过有一些免费是商业行为,它或者从其他企业或用户、或者在将来获得回报,还有一些是真正的免费,比如开源。在开源社区,大家是自愿地免费为一些项目做出自己的贡献,而且它生产出了实实在在的产品或服务,这些产品或服务也给他们自己或其他人和企业带来实实在在的价值。

比如说维基百科,是一个无数参与者免费编辑的一个在线词典,其收录的词条数量和更新速度都超过大英百科全书,在词条质量上也相差无几。大英百科全书是创造GDP的,那维基百科创造的价值怎么在GDP上体现?

第二,商业上看似无法获得回报的免费。互联网的商业逻辑与传统经济相比发生了很大改变,投资者并不一定是从企业未来的经营利润中获得回报,而是从资本市场上通过企业估值或市值的提高获得回报。

一些商业化的免费行为,即使企业或其背后的投资者追求经济回报,但是该项目仍可能处于长期的亏损状态,它的真正价值可能在很长的时期都无法完全体现在统计数字上。这类企业创造的价值怎么衡量?

第三,产销合一之下用户的免费工作。现在有许多产品或服务,用户既是消费者,同时还是生产者,即托夫勒在近四十年前在《第三次浪潮》中提出的“产销合一”。

就拿微信来说,腾讯只是给我们提供了微信APP的物理架构及其后台的技术支撑,我们真正需要的实际上是我们微信群、朋友圈里大家的分享内容。这些是对我们真正有价值的,但同时是免费的。

当然,腾讯应该能从用户的免费中获得一些商业价值,但这些免费工作的价值应该说还远远没有得到完整的体现。

字经济测算这么难,有没有什么破题的思路和方法?

蔡跃洲:事实上,数字经济增加值及其贡献度的测算涵盖了三个层次的内容:数字经济增加值规模、数字经济增加值占GDP比重、数字经济(增长)对GDP增长的贡献度。

考虑常规GDP核算方法的局限性,以及“规模”和“增量”间相互切换带来的混乱和混淆,为准确测算数字经济的增加值规模及其对GDP贡献,需要从测算思路和测算方法两方面加以改进。

不妨从增量测算入手,按照“先增量后总量、先贡献度后规模”的思路,将增长核算与常规GDP核算方法相结合,构建起具有较强操作性、准确性的测算框架。

(一)基于增长核算测算GDP增长贡献度

(二)数字经济增加值规模测算

将上述两部分增加值规模加总,便可以测算出目标测算年份数字经济增加值的总规模,进而计算出数字经济增加值占GDP的份额。

至此,在增长核算为基础的框架下,可以将数字经济增加值(规模)、数字经济增加值占GDP比重、数字经济(增长)对GDP增长贡献度三项内容全部给出较为准确的测算结果。

上述测算框架有着较为坚实的增长经济学、技术经济学、统计核算等理论方法基础,也具备较好的可操作性,不同步骤之间在逻辑上也是自洽的。

字经济统计到底应该由谁为主导来做?

李静萍:我觉得是两个主体:一是统计局主导官方的官方统计,二是类似腾讯研究院的民间机构。我觉得这两类主体可以同时进行研究。

因为在这样一个新的经济形式面前,大家都没有充分的经验,官方统计部门反而可能没有业界的经验那么丰富和直接。所以,数字经济统计应该是由两类机构互相促进,互相结合起来做。

统计局做的产业分类是从上到下的(当然它是有深入研究和论证的),它定好一个规则之后大家去执行。从腾讯研究院或者类似的民间机构来做的话是从下往上。

从研究的角度,不一定非得按照官方规定的分类走,我觉得要立足活动本身,借助于一手的互联网资源,一个活动一个活动地识别,重新给它分类,这个分类不必保持跟官方分类的对接,我是觉得对于数字经济这样的新经济现象,研究者就要有自己的观点、见解、创新。

背景介绍

在“数字经济测度前沿问题学术研讨会”上,来自学界、业界的专家进行了热烈的讨论。此次研讨会由互联网经济学研究联盟、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北京大学市场与网络经济研究中心、清华大学中国经济社会数据研究中心、腾讯研究院-企鹅经济学等机构于2018年4月18日在京联合举办。

本文综合其中四位参会经济学家的观点,掇菁撷华,探讨数字经济特征的解读,统计测算和估算可能面临的挑战,以及破题思路。

编/沈念祖 腾讯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企鹅经济学会客厅

当忧郁的经济学遇见欢快的互联网,会发生什么样的化学反应?这是企鹅经济学会客厅想要告诉你的秘密。

作为资深经济学者和腾讯研究院企鹅经济学负责人,在吴绪亮眼里风起云涌的互联网里并没有新鲜事。无论是用户思维、平台思维、长尾经济、粉丝经济等等所谓的互联网思维还是共享经济、平台经济等新模式,都可以用经济学的招式一一拆解。

在吴绪亮看来,现有的基本经济学原理依然适用于互联网行业的新现象。但与此同时,数字经济将要或正在改写和重构经济学的几乎所有领域,甚至可以说,现代经济学即将掀起一场数字化革命。

数字经济领域的迅猛发展和颠覆式创新正在深刻影响着现代经济学的研究走向。站在互联网与经济学的风口,吴绪亮将邀请经济学家朋友们坐客企鹅经济学会客厅,一起为你拆解一个互联网背后的经济学逻辑。

吴绪亮

腾讯竞争政策办公室首席经济学顾问

经济学博士、法学博士后,长期专注互联网经济学、产业组织理论、反垄断经济学等领域研究。

prestonwu@tencent.com

过往文章↓↓↓↓↓↓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